“性瘾” 我是这样染上的

时间: 来源:未知 作者:官方斑竹

  私房话整理 sifanghua.com

  坐在心理咨询室的这位男子,名叫欧阳宏,30岁出头,标准个头,相貌堂堂,在异眼里肯定有几分诱惑力。他用富有磁的男中音倾述缠绕了他近十年的“心病”……

  我是这样染上“性瘾”的

  高二的时候,同桌神秘兮兮地送了我一本画册,嘱咐我千万不要让别人看到,只能悄悄一个人观赏。我跑到一个隐秘处,翻开了这本画册,原来是某香港艳星拍的写真集,赤身裸体的镜头比比皆是,看得人心惊肉跳,全身如同着了火一般。

  心里有些恐慌,可越恐慌却越想看,直到将最后一页看完,我才感觉到下体有水滴样的东西滑出来。凭着在生理课上学到的知识,我知道我是遗精了。

  从那以后,这本画册一直陪伴在我身边,几乎成了睡觉前的必读教材。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晚上常常会梦见与女人拥抱、抚摩甚至接吻,醒来后内裤里自然是湿漉漉的一摊……

  就这样持续到大学毕业。我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也很快结了婚。可蜜月还没度完我们就分手了,因为妻子受不了我夜夜对她的性纠缠。随后的两年时间里,又有两个继任者先后离我而去,原因与第一任妻子同出一辙。

  后来我干脆不结婚了,单身汉更自由更方便啊。为了满足性欲,色情场所成了我夜生活的主要场所。有时半夜醒来也在自省,甚至有点悲哀:一个堂堂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,怎么干起了这样的勾当啊?可第二天我还是照干不误。好景不长,没多久就出了事,我不知在何处染上了梅毒,算得上是性乱的报复吧。为了治性病,我不得不“歇业”了一段时间。当性病治好后,积蓄的精力与欲望又蠢蠢欲动,但性病尤其是艾滋病的幽灵老是在身边徘徊,对生命的珍惜暂时压住了对性爱的渴求。然而,如同酒鬼终究离不开酒一样,长时间的性饥渴弄得我形销骨立,憔悴不堪。

(责任编辑:小沫)
    转播到
  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    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