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当穿真丝睡袍的女人的奴隶

时间: 来源:未知 作者:zxp

 
  傅先生看起来高大清俊,有着学者特有的儒雅风度,语速很慢,很注意措辞。他不习惯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最隐秘的感情世界,但不说出来又觉得对不起那个他非常喜欢的女人。他希望她能够看到这篇文章,理解他,等待他。

  我娶了一件奢侈品

  我与妻子是一对表面无限风光的怨偶。我们是大学校友。我学的是文科,且一直是优等生,但对学理科的人有一种莫名的崇拜。从小我就怵物理,而我妻子大学读的是物理系,成绩优秀,毕业后留校做了教师。一个女孩子,对于我始终无法学好的科目居然学得游刃有余,让我好生崇拜。当时,她们物理系的女生不是粗鄙,就是特别没生气,头发乱糟糟的,衣服也特别随便,只有她,走出来比中文系和外文系的女生更得体、更优雅、更有气质。

  我们在一次学生会的活动中结缘。她那时候说,她喜欢我念英文的腔调和特别干净的衬衫领子。当时,我已经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。她才大三。对于我,她是遥不可及的“明星”,我不过是一个说上海话还带着老家口音的外地人。她出身教授之家,我父母只是江苏一座城市里的干部。我不明白她当时怎么就会选择了我,同许多出身大家的同学比起来,我除了人长的还算过得去,实在没什么出众的地方。我曾经问过妻子:“当时为什么会选我?”记得她回答:“我喜欢与众不同,而且我要证明我有眼光啊。”

 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娶了她,大有独占花魁的满足与得意。我同她结婚之后第一次回家,给我们家带来的几乎是轰动的反响。两个人都春风得意,有才有貌。虽然只在我父母家住了一晚上,但我们的到来着实给足了父母面子。妻子美丽如花,出身教授之家,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学生,待人接物自有一分好家庭出来的大方与高贵。带这样的太太回家是我父母,不,甚至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耀。

  结婚后不久,我才发现,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,如此的太太其实是一件奢侈品。她有着一切出身优越的女孩子的优点和缺点。在人前,她体面、优雅、大方;在生活中,她霸道、跋扈、任性。从来不下厨房、不做家务、不肯让人,新婚之初我还觉得,她有资格这么自由地生活,甚至还觉得父亲娶了母亲那样贤惠、厚道,永远忙碌在厨房的老婆是无能。我能够娶到我妻子这样的女人是我成功的开始,我需要我的太太高贵而美丽,我们家族的遗传基因将因为我的选择而发生本质的变化。 
 
  从小,我一直渴望将来的生活是我在内部电影里看到的情景,家里有客厅、楼梯,我的太太在家里穿系着腰带的漂亮睡袍,而不是系着围裙拿着抹布的女人。我们的生活要像一切优雅的上层社会人士一样,大家早上吻别,睡觉之前道晚安,早上喝咖啡、牛奶,吃面包、果酱、煎蛋。妻子果然让我所有的梦想都实现了。我们住进了一套她去世的姑姑留给她的公寓房,在市中心,有着当时不多见的光滑的打蜡地板、阳台、浴室和电梯。记得我的家人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,我的小外甥对于大楼里的电梯充满了好奇心,乘上来再乘下去成了他最喜欢的游戏项目。

  这套房子的房租在当时算是很贵的,而我们那时拥有的不过是体面的职业,工资并不高,这套房子要交的房租就是我们三分之一的开销。我父亲那时候还每个月寄钱给我,说住在我妻子家提供的房子里,房租应该由他们来付的。

(责任编辑:zxp)
    转播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