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恋花心坏男人的温柔一夜情

时间: 来源:未知 作者:zxp

  相亲只是为让父母放心

  我妈昨天又催我去相亲了,很好笑的那种。这边我姨牵着我,那边他姑牵着他。在酒店里,围着桌子坐成了个正方形。你问我答,或者我问你答,像几方首脑会谈。我偶尔偷笑,被我姨在桌下踩脚尖。(一说到这里,她就捂着嘴忍不住笑了)

  每次相亲我都去,因为不去不行。我妈特烦,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,都三十岁了,你想想,再不嫁出去,人家还不说我有毛病?以前我总是犟着不去,后来发现这办法很傻,何必搞得父母担心着急呢?不如干脆配合他们。但我知道我不会看上那些男孩的。心里那个影子不消失,我不会和别的男人见第二面。第一面,也只是应付而已。

  有时候,我也怀疑自己出了问题,有好几次我都想去看看心理医生。我已经三年没见着雷明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,我干嘛还整天想着他啊!况且,就是知道了他在哪里,就是和他联系上了,又能怎么样呢?他会相信我的解释吗?那种事只会越描越黑。再说,相信了又能怎么样呢?我敢说雷明不会再选择和我在一起了。对于一个行走在灯红酒绿里的男人来说,女人的深情只会让他害怕,让他退避三舍。

  我从小就喜欢和男孩子们玩。我喜欢他们的侠义豪爽。和他们在一起我感觉轻松,不用担心得罪和提防什么。而且,到底因为我是女孩子,他们多少会给我一些呵护和小宠爱,这些待遇让我迷恋,是和女孩子们在一起享受不到的幸福。

  在那个群体,我渐渐成了男孩格。背着妈妈,我学会了抽烟。用嘴轻轻吸进去,然后让那些烟雾从鼻孔里慢慢飘出来。喝酒也是,一般男孩哪是我的对手---现在不想提喝酒了,酒害了我,让我在雷明眼里成了十足的坏女人。

  帅气男人等我11小时

  我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雷明的情景。那是三年前一个夏天中午,我去女友阿腾家玩。阿腾家是个老式二层楼,用木头做的房子,有点古色古香。大厅里有几个人在打牌,我过去随意观看。那天打牌的还有阿腾的弟弟,和他打招呼时,我看到一双眼睛朝我瞟过来,四目相对,我如电轻击,好帅的男孩!他眉眼之间,是放荡不羁的随意和轻薄气质。

  转身离开时,不用回头,我也能感到被他如炬的目光追撵,灼得我背后发热发烫。我隐隐预感这个男孩一定会来找我,肯定。

  但我没想到会那么快。下午,我正和几个朋友在街头推杯换盏,小聚豪饮。手机响了,是陌生男人声音,问了是谁,那边稍作沉默,说是我。我忽然就明白是他。我心里甜蜜,却佯装不知,故意追问他是谁?他倒不耐烦起来,霸气十足:“别问是谁,来了就知道。我在星星网吧等你。不见不散。”电话挂了。

  这家伙居然如此跋扈,有什么了不起!我故意不理他的茬,也许是考验他到底有几许

  耐心吧,我延长了吃饭的时间,一直挨到凌晨四点才起身罢休。迟疑了一下,我去了星星网吧。路上我想,如果他在,那我们就有缘了。

  他在。他居然在。从下午5点一直到凌晨4点,他足足在网吧等了我11个小时。

  迷恋一个花心坏男人

  没有开场白,没有铺垫。见我终于去了,他站起身,抬腕看表,说都这时间了,你回去了反而会吵醒家人,“正好我屋子今晚也借宿给了别人,不如开个房间休息。”我看天已微白,顺水推舟,被他牵了手。

(责任编辑:zxp)
    转播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