寂寞少妇网上聊天 惨遭网友侵犯

时间: 来源:未知 作者:zxp

  游走在河堤,我泪如泉涌,除了用一跃来结束我的生命我还有回的路吗?世界是那么美好,我却无颜再留恋,一失足千古恨,我恨那个莫亮的,其实,他不配是个,他只是中的败类。我不知道这样做值不值,为了不累及丈夫和亲,为了不再让那个渣得寸进尺,我只有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饮尽这杯“苦酒”,与尘世做一个了结。不堪回首的那一,终是要毁我一生。

  丈夫是建筑工,常年随公司在外地干工程,我们结婚几年了,过的却是“牛郎织女”样的子,我的工作又太过清闲自在,一个小小的行政单位,忙着的只是那几个跟在领导后面溜须马希望高升的,我一个小职员去与不去都没在意的,太多的时间让我去独享寂寞和无聊。曾几何时我喜欢了网聊天,也慢慢有了一群从未谋面却好莫逆的朋友,莫亮便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生活中我要好的朋友不多,大多是往中发现对方有这样或那样的缺点而慢慢淡散了关系的,网络的朋友多能越越知心,大概是只见其言,不见其行,相互留露的只是最美好、最纯真的一面的缘故吧,我想这也是很多陷入网恋的原因。莫亮在网给我的印象是大哥哥,是生活的导师,是生的知己,网络间他陪我度过了太多寂寞的晚,他有太多的幽默故事让我笑面如花,也有太多的生活常识让我佩服崇拜,与他聊天我不再孤单,与他聊天我不再忧愁,我又变回了青光的小女。

  我在市城,莫亮在省城,相距并不遥远,我们也多次视频过,只是没有真正的面对面而已,他多次提出要来市里看我,都被我婉言谢绝了,我想保持不见面的底线,尽管我也很想见见这个大哥,但毕竟是女有别,在这个绯闻满天飞的时代,我不得不有所顾忌。然而,我的底线还是被他冲破了。

  去年夏天,单位派我去省城送一份报表,我在聊天时告诉了莫亮,他高兴地说这是天意,是苍要安排我们见面,他说会放下手的工作好好陪我在省城玩两天。说真的,我还是第一次去省城,有一个好向导我也是求之不得的,因此,我没有拒绝莫亮的好意。

  出了火车站,莫亮微笑着从群中挤到我边,从他与我握手的力度我能感受出他的与动,我同样是面红耳赤,心“突突”地跳。莫亮接过我的手提包,我们打的来到他早就为我定好的房间。时间已是正午了,我洗了把脸莫亮就催我出去吃饭,他说我一午坐车该累了,中午简单吃点儿回旅店休息会儿,他回家看看,下午他带我先去把报表送了,然后带我去逛夫子庙、秦淮河,晚还可以坐游船看秦淮河两岸的景,一切他都替我安排好了,这次一定让我吃好、玩好、事办好。有这么个哥哥悉心照顾,我还能说什么呢?只是提出希望他带嫂子一起去游玩,他也说看看嫂子是否有时间。

  蒙蒙,凉风习习,正是“夕已去,皎月方来”的时候,我与莫亮了一只小游船,开始在中游览我向往已久的秦淮河了。下午莫亮告诉我嫂子娘家有事,她过去帮忙,不能来陪我,我信以为真只能遗憾了。我们一下午把夫子庙周遭的繁华地带转了个遍,我两发酸,又又,坐下后我并没急于去看周围的美景,而是拧开一瓶冰镇的绿茶大大地喝起来,根本不顾什么淑女的形象了,莫亮一边慢步踏着游船,一边拿手帕擦汗,省城南京盛夏的我算是领略到了。

(责任编辑:zxp)
    转播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