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晚 我和大胸女躲在洗手间里...(14)

时间: 来源: 作者:

 

  老庄的办公室和我们的不一样,带一个当卧室用的小套间,小套间里面还有能洗澡的卫生间。凡是正处级的干部都是这种办公室。好像是从F D之后我们这儿开始流行这种格局的,据说是为了领导值班方便。是啊,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吗!这是谁说的来着?我给忘了。

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她在里面叫我了,“胡哥,你来一下!”声音有些犹豫,但的确是在叫我。

  我脑子嗡的一声,心脏骤然开始剧烈跳动。

  真的是运气来了?

  这回天时、地理、人和,可都具备了。

  再不上,天理难容!

  我搓搓手掌使劲儿拍了拍自己的脸,有点疼,看来不是做梦。

  三步并做两步,我跨到了卧室门口。

  深吸了一口气,我慢慢推开了那扇虚掩的门,视线急切地朝那张大床扑去,床上是空的?

  难道她也要玩儿“对接!”那可是我老婆的专利啊?

  “胡哥,你进来帮帮忙!”她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还带着点哭腔,是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。

  我一扭门把手进去了。

  没有“火辣”场面,只有单勃蹲在坐式马桶旁边,一付楚楚可怜状,看我进来好像遇到了救星,“胡哥,帮帮我吧。刚才我小解完清理的时候,不小心把手链掉进去了!”

  要不是她长得太性感,看着太可怜,我真想一脚把她踹马桶里去。

  我老实也不能这样玩儿我吗?你不会清理,让我来啊!我派我的小弟弟帮你清理。

  Tmd,这不是在反复测试我的“膨胀系数”吗?如果有一天它突然对外界刺激没有反应了,那肯定是这些日子“狼来了”听得太多,人家不搭理了。到那时候我媳妇还不劈死我?

  “胡哥,怎么办啊?那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?是我最宝贵的东西。男朋友晚上发短信和我分手了,现在我剩下的东西就只有它了。”她的眼泪扑簌簌从依然绯红的面颊上滑落下来。我有点看不得女孩子掉泪。

  还是收起其他想法,帮帮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吧。

  “你冲水了没有?”

  “没有,我怕冲下去更找不着了!”

  我不再说话了,脱掉杉杉西服上装、鄂尔多斯羊绒衫,关上卫生间朱红色的暗纹实木门,小心地把衣服挂在门后的挂钩上。然后,把衬衣的右袖一直挽到胳肢窝处。

  “你干吗!”单勃吃惊地看着我。

  我故意用很色的眼神看着她,“干什么?掏掏你那个东西!”我不喜欢别人对我感恩戴德,有点儿肉麻。

  她眼神里却闪出一丝温暖和感激,“我,我以为你能找个钩子什么的!这,这,这多脏啊!”

  “呵呵,废话,我又不是孙悟空,想变啥就变啥!要能那样,我先给你变个振动棒出来。”我实在是不愿意看到她泪水涟涟的样子,让人心痛。故意说这句话气她。

  她好像明白我的意思,强着笑了一下,“嘻嘻,等你把东西拿出来我再杀你这只瘦驴!”

  挽好了袖子,我又往右手和胳膊上涂了层洗手液,开始探身下去掏了起来。涂洗手液的目的是为了润滑,和凡士林的功能是一样的。

  这个马桶的结构非常怪,竖槽深不说,最下面还有一个拐弯,够起东西来很不方便,气味倒是小问题了。

  单勃蹲在我旁边,红着脸,既不知道该怎么帮我,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的确,让一个大男人把胳膊探在自己刚洒完的那泡尿里掏来掏去,是没什么好讨论的。

  不一会儿,我就摸到了一个链状的东西,可只能勉强用指尖摸到,捏不起来。我只好咬牙使劲儿往里一插,手彻底进到那个下面的拐弯里去了。这回可以捏住了。

  “找到了!”我扭头对单勃说。她满脸感激和欣喜,眼看又要被我感动的流泪。

温馨提示: 按Ctrl+D两性私房话放入收藏夹,更多两性私房秘密随你看!

 

更多信息您可以关注两性私房话网http://www.sexsfh.com/story/

(责任编辑:zxp)
    转播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