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晚 我和大胸女躲在洗手间里...(19)

时间: 来源: 作者:

 

  我血往上冲,过去双手抱住庄主任的大粗腰,“主任,你不能这样,你——”

  庄主任估计是偷偷吃过了伟哥,雄壮无比,回身一胳膊肘撞在了我的鼻子上,“你个死太监,自己不会搞还想占着茅坑不拉屎,快滚蛋!”

  我仰面摔倒在地,满脸是血。

  庄主任已经把单勃按在地上了,自己像堆肉山似的骑在她的胸前,嘿嘿笑着,慢条斯理地解单勃的衣服,“小胡,你别走!有人看着更刺激!”

  单勃的腿无力的乱蹬,嗓子眼里好像要被宰杀的鸡子似的哼唧着,“救,救我,胡哥!”

  抹了抹脸上的鲜血,看着老庄的凶暴和单勃的无助,轰然一声,我觉得长期以来捆在心灵上的锁链突然断裂了。我一骨碌爬起来,四下一踅摸,抬手把坐式马桶的水箱盖抠下来。双手举起着,照着老庄的肩膀猛砸下去,我怕砸死了他,没敢拍脑袋。

  庄主任惨哼一声,跌倒在一边。

  我开始没命地踢他的大肥肚子,“我太阳你全家!你母亲的!你怎么不给老子让烟!瞧不起老子是吧?告诉你,老子也是男人,老子还是能qj你全家的大男人。奶奶的,老是给人让烟,操你妈妈的,不点上让人怎么抽吗?”

  老庄疼的动弹不得,可又不敢大声呼喊,不然保安过来他更丢人。

  我把皮鞋都踢掉了还不解气,索性把袜子一脱塞进他的嘴里,“妈的,你不点,老子自己点上!”说着,掏出打火机把那支发霉雪茄上的黑毛燎了个一干二净。

  “呜,呜呜”老庄一阵弹腾,痛的快晕过去了。

  “喔,喔,喔,喔!”老庄再也不牛X了,摇头晃脑表示求饶,眼泪都下来了。

  我把袜子掏出来扔到地上,“唷呵,雪茄怎么缩成香烟了。你奶奶的,这可是林冲雪夜上梁山——你妈逼的!在逼,老子让它变成烟灰!”

  老庄摇着尾巴求饶,“胡哥,胡哥,兄弟再也不敢了!”

  ……

  送单勃回住处的路上,她紧紧挽着我的胳膊,一直没有丢开,“胡哥,你真英雄!”我也觉得自己的腰杆好像比以前挺了许多。豪气地让她挽着,我竟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,一点都没有。

  看着单勃进了小区,我让出租车司机送我回家。

  路上,血气慢慢下降。我开始害怕起来。

  我的天,今儿晚上我可把科里的老大给打了,以后这饭碗还能捧的稳吗?

  就这么心神不定的回了家,我越想越怕,越怕越想回去找老庄道个谦啥的。可我知道,大逆不道的事情已经做下了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  木呆呆地洗完脸、刷完牙,我轻手轻脚地摸进卧室。

  床头灯还亮着,媳妇竟然还没有睡。

  “今天喝酒有点多了,你怎么还没睡啊。”我支吾着向洪歌解释道。

  洪歌没有发现我的异常。她今天又把自己打扮成拖把状了,“哈尼,人家等着你回来练“空中加油”呢!”

  她开始用白眼球翻我了。

温馨提示: 按Ctrl+D两性私房话放入收藏夹,更多两性私房秘密随你看!

 

更多信息您可以关注两性私房话网http://www.sexsfh.com/story/

(责任编辑:zxp)
    转播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