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晚 我和大胸女躲在洗手间里...(3)

时间: 来源: 作者:

 

  我扭过头看着她离得很近的粉色面颊,能看见吹弹可破的皮肤上隐隐有一层细细的绒毛,嘴唇上的红色饱满得仿佛可以流动。

  我咕咚吞了口吐沫,“真的!”

  她真是个天生的尤物,我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?

  “真的!当然是真的!”

  她好看的杏眼瞪得圆圆的,“骗你是小狗!”

  她那个“挺好”的胸脯又骄傲地“站”起来了。

  我立马感觉自己又“坚强”起来。

  我有点色迷心窍了。

  脑子一热,把家里那个小母狼抛到了八度空间。

 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迟疑了一下,我硬着头皮问道“什么时候,在那儿?”

  我的声音竟然是嘶哑的。好像我已经有两年没说过话,声带都锈住了。

  她转转眼珠想想,“地点吗,那儿都行,只要没人。时间吗?”

  她翻起手腕看看表,“现在这个点儿就不赖!”

  这会儿马上就要下班了,楼里应该人不多。

  想到这些,我的血压骤然升高,头胀的嗡嗡响,视线都有点模糊了。

  我咬咬牙,壮着胆子说,“咳,咳,嗯,嗯,嗯嗯,咱们现在就开始吧!”

  她立刻眉开眼笑,面如桃花,媚态毕现,“还是胡哥痛快,记住啊,这事儿你可得给我保密!嘻嘻,回头我忘不了你的好处!”

  我有点纳闷儿,忘不了我的好处?

  我看这性饥渴的是她吧!

  也是,学生们学习都紧张,又没有什么经验,还穷的很。那像我,正经钻研过《素女经》,练过“铁枪功”,每天还坚持七十二搓、三十六提,时不时搞点“凹腰”补补,身体素质和业务水平都得到了稳步提高。

  “那个事情”是媳妇不讨厌我的唯一理由了。她现在是三十四岁,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我却在走下坡路。

  我要是不抓紧训练,提高档次,保持自己的持久性和坚定性,那我可非得“下炕”不可。

  我正要有所动作。

  她忽地退开,“稍等!”

  说着,回身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了。

  然后,她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桌子那儿,打开写字台的斗柜,在里面翻腾起来。

  估计她是找工具去了。

  都说现在的大学生开放,看来竟是真的!

  管他呢,耳听为虚,手摸为实。

(责任编辑:zxp)
    转播到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罗格传媒集团旗下网站 Copyright@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
两性私房话 www.sexsfh.com 地址:广州市天湖路83号2104单元 粤ICP备11043811号